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辣條一哥”欲上市:劉氏兄弟大學畢業不足4年騰訊等突擊入股

  生财有道图库区一曾氏原创绝杀25码论坛!對,就是你們吃過的那家衛龍辣條,當然,它家不只有辣條,辣條界“扛把子”正在將自己的觸角向辣味休閒食品延伸。

  咱們恐怕又吃出一家上市公司了。事實上,衛龍要上市的消息于2018年便開始在市場流傳,去年年底,傳聞更加具體,稱衛龍要在2021年下半年赴港上市,擬募資10億美元。面對關於上市計劃的提問,衛龍方面始終三緘其口,就連前幾天公司的融資消息,衛龍方面的工作人員依然表示暫不回應。

  5月12日,衛龍提交的上市申請書在港交所披露,做著“小辣條”、經營著“大生意”的“辣條一哥”終於將財務數據公之於眾。

  一年收入超40億,高瓴、騰訊、雲鋒基金、紅杉資本等大佬們紛紛入股,衛龍真的這麼香?

  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衛龍總收入分別為27.52億元、33.85億元、41.2億元,2018年至2020年的年複合增長率達到22.4%。同期,衛龍的利潤分別為4.76億元、6.58億元和8.19億元,逐年增長。

  在辣條領域,衛龍是妥妥的“一哥”。作為中國最大的辣味休閒食品企業,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按2020年零售額計,衛龍在中國辣味休閒食品市場排名第一,市場份額達到5.7%,且在調味面製品及辣味休閒蔬菜品細分品類的市場份額均排名第一。

  誰愛吃辣條?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顯示,衛龍95%的消費者為35歲及以下,55%的消費者是25歲及以下的年輕人。

  2020年,衛龍有兩個品類的年度零售額超過10億元,其中4個單品的年度零售額超過500萬元。

  從産品類別劃分的收入來看,調味面製品是衛龍營收的主要來源,2018年至2020年貢獻的營收佔比均在65%以上,同時呈現收入逐年增長,佔比逐年下降的趨勢,可見,衛龍最近三年在進行産品結構性調整。

  截至2020年年底,衛龍與1900多家經銷商合作,覆蓋了超過57萬個零售終端網點,同時,衛龍加強對各大電商平臺的佈局,其線上渠道的收益由2019年的2.51億元增加52.2%至2020年的3.82億元。

  衛龍的總部在河南省漯河市,目前已經建有漯河平平、漯河衛來、駐馬店衛來、親嘴豆干、德龍、樂味等多個生産基地。

  本次赴港上市,衛龍計劃將募集到的資金用於建設新的工廠,以及擴大和升級現有的工廠,以滿足消費者對公司産品日益增長的需求;用於升級生産設備,主要包括引進調味面製品與蔬菜製品的自動化設備。

  在車間外面,是聞不到任何食品的氣味的,剛一進門,辣條的味道撲面而來,童年的回憶瞬間重啟。不過記者走訪時,衛龍正處於設備保養期,只能看到一台臺乾淨整潔的機器,未能看到親嘴豆皮(衛龍的一款産品)在生産線上被製作的全過程。

  據衛龍工作人員介紹,衛龍每個月的月中和月末都會安排3到4天的時間停産,以對設備進行清洗、維護等保養工作,“給設備做好保養,它們才能更好地工作(運轉)。”

  另外,衛龍還計劃將募集到的資金用於投資及收購對公司業務有協同作用的企業;用於進一步拓展銷售和經銷網路;用於品牌建設;用於産品研發活動及提升産品研發能力;用於推進公司的數字化建設;用於營運資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從當初的小作坊到如今的地方名片,衛龍的目標是邁向百億企業。2018年7月,漯河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與平平食品有限公司舉行衛龍休閒食品産業園項目簽約儀式。2020年1月,衛龍食品三期産業園項目簽約,“根據公司的戰略,擬建設蔬菜製品、肉製品、蛋製品、面製品等休閒食品産業園、電商物流園等,項目全部建成投産後,衛龍食品將邁向百億企業。”

  “在漯河,雙匯第一,衛龍第二。”有當地居民這樣告訴記者。早在2019年,衛龍就提出“1111”工程:未來三年內,衛龍要實現年産值超100億、年納稅超10億、引進智慧機器人1千台、創造1萬個就業崗位。

  招股書顯示,衛龍計劃在華南或華東地區增設2家工廠,工廠計劃于2023年開始投産,預計于2025年全面運營,預計每年增加公司調味面製品、蔬菜製品、豆製品及其他産品的産量約39.96萬噸;同時,計劃在雲南曲靖市增設一家工廠,該工廠計劃于2022年開始投産,並預計于2024年全面運營,預計每年增加企業調味面製品、蔬菜製品、豆製品及其他産品的産量19.76萬噸。

  去年疫情期間,衛龍的電商業務呈增長趨勢,在2020年,公司的線上渠道收入佔總收入的9.3%。也就是説,衛龍的九成收入仍來自線下。

  1998年,平江發生洪澇災害,導致農産品損失嚴重,醬幹製作原材料價格由此翻倍,為降低成本,當地醬幹作坊的老師傅們,用面筋替代豆干,做出了味道與醬幹相倣,價格便宜的面筋小食品,這就是辣條的雛形。

  不過,平江縣位於山區,並不盛産小麥,平江人生産面筋不具有成本優勢。因此,一批平江人開始走出湖南,高中畢業的劉衛平便是其中之一。

  招股書顯示,2001年,劉衛平和他的弟弟劉福平來到河南省漯河市創業,開創出第一根辣條。

  目前,42歲的劉衛平擔任衛龍的董事長兼執行董事,39歲的劉福平擔任衛龍執行董事兼總裁,兄弟二人年齡相倣,外貌更是相似。有衛龍員工告訴貝殼財經記者:“董事長和總裁為人都很低調,他們很重視學習,經常給我們安排培訓,內容是偏商業和管理方面的,鼓勵我們不斷提升自己。”

  關於劉氏兄弟的學歷此前也有諸多議論,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2017年,劉衛平和劉福平畢業于西南大學,二人通過線上課程在西南大學主修行政管理。

  在高管名單裏,除了劉衛平和劉福平,還可以看到多位劉氏親屬。比如,執行董事、首席財務官兼副總裁彭宏志是劉忠思的表兄,劉忠思是劉衛平的堂弟;執行董事兼副總裁陳林是劉忠思的表弟。

  在招股書發佈前不久,衛龍剛剛完成了一輪融資,資本大佬們紛紛“爭吃”辣條。2021年3月末,CPE源峰、高瓴、騰訊、雲鋒基金、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厚生投資、海松資本等與衛龍訂立股份購買協議,這些投資者以2.745億美元的對價認購衛龍61223007股新發行普通股,並以2.745億美元的對價認購衛龍61223007股普通股。

  作為衛龍的長期觀察者和研究者,中國食品産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衛龍能夠成為辣條界老大,創始人劉衛平的經營理念功不可沒。辣條行業本身門檻不高,在發展初期,很多小作坊無視産品品質,導致辣條被大眾視為垃圾食品,而劉衛平在一開始就十分看重産品的品質、重視生産環境的衛生情況、看重食品安全,正是由於對廠房、工藝、原料等方方面面的細節都有著很高的要求,使得衛龍辣條得以脫穎而出。”

  “在流通渠道方面,很多辣條企業都是批發給鄉鎮超市,走低端渠道,而衛龍的産品早已進駐到大型商超,從口感到包裝、品牌、服務體系,衛龍已經很完備,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衛龍的客戶黏性很好,這也是衛龍能夠成為行業龍頭的原因之一。”朱丹蓬表示。

  不過,近年來,良品舖子、三隻松鼠、鹽津舖子等新零食品牌開始崛起,並開始將産品品類逐步擴展。辣條界“扛把子”衛龍能夠應戰嗎?

  一些上市公司也在入局辣條。2019年,良品舖子推出了號稱有三大熱門色號的口紅辣條,鹽津舖子的辣條生産線也已經實現自動化升級,2019年鹽津舖子的辣條類産品營業額接近5000萬元。

  2020年,衛龍在中國約3000家年收入超過2000萬元的中國經營休閒食品的公司中排名第十一位,並在所有本土休閒食品公司中排名第七位,按零售額計佔整體市場份額的1.2%。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至2025年辣味休閒食品行業潛在市場總規模將達到2570億元。

  衛龍自己在招股書也介紹了企業可能面臨的一些風險,包括業務取決於品牌的市場知名度,品牌、商標或聲譽受到任何損害或未能有效推廣品牌均可能對公司業務及經營業績産生重大不利影響;未能維持食品安全及始終如一的品質可能會對公司品牌、業務及財務表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依賴第三方經銷商將産品投入市場,公司未必能夠控制經銷商及次級經銷商及零售商;涉及公司、公司産品、原材料、董事、高級管理層、代言人、競爭者或行業的不利報道會對公司業務及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等。

  新麥即將上市:市場價格將呈何走勢?今年國家繼續在主産區實行小麥和稻穀最低收購價政策,由於行情較好,多元主體入市收購的積極性較高,預計夏糧市場化購銷將較為活躍,啟動托市收購的可能性不大。

  4月份生産資料市場價格環比小幅上漲 鋼...4月份全國生産資料市場價格環比上漲2.7%。

  4月份食用農産品市場價格環比小幅下降 ...2021年4月全國食用農産品市場價格環比下降4.8%。

  4月份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高位回落 豬...2021年4月份,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CCPI)小幅回落,結束連續5個月上漲態勢。

  5月第1周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小幅上漲...5月3日至5月9日,中國大宗商品價格指數(CCPI)為182.27點,比前一週上漲4.1點,漲幅2.3%。

  奶粉食用指南 守護寶寶健康成...提供奶粉餵養指南,解讀奶粉配方成分,幫助新手爸媽理性選擇奶粉。【詳情】

  點滴營養,綻放每個生命蒙牛乳業推動營養知識普及、提升國民健康水準。【詳情】

  中國網食品頻道堅持“給你一個真實的中國”的永恒追求,融合各地民族風俗、地方特産,延伸至整個食品行業,展示中國食品豐富性、多元性,搭建中國食品展示平臺。

  本網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中國網食品”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