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敌视穆斯林是美国长期的政治传统-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1-07-18 00:57   来源:未知   阅读:

  【鸣镝】

  美国穆斯林在美国的处境为什么会这么糟糕?究其原因,这和“9?11”后美国政治精英和媒体不定期炒作穆斯林恐惧密切相关。刚卸任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其中最著名的炒作穆斯林恐惧的政客。2017年初,特朗普在其就任总统后不久就签署行政命令,限制7个主要人口为穆斯林的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特朗普的这个举动,毫无疑问是基于宗教偏见,而且特朗普对美国穆斯林的宗教偏见是始终如一的。在威胁杀死奥马尔的卡里尼奥被捕仅几小时后,特朗普在拉斯维加斯向共和党犹太人联盟演讲时特别提及奥马尔,他居然这么说:“哦,我忘记了,她不喜欢以色列,很抱歉。她不喜欢以色列,对吧?”特朗普对奥马尔的讽刺性评论,引发了在场犹太裔共和党人的哄笑。这个场面,很好地印证了2017年调查美国穆斯林状况的皮尤报告的判断,是谁在歧视美国穆斯林?报告的结论是,当前美国“共和党人、白人福音基督徒和受教育较少的人,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的成见最深”。

  (作者:白帆,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 【编辑:田博群】

  众所周知,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根深蒂固,但美国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其实和其种族歧视是同步存在的事实却略显隐秘。2015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举行的国际反恐峰会上发表演讲,他提到“从建国之初开始,伊斯兰教已经与这个国家交织在一起”。揭开了美国历史上一个遮掩已久的丑陋盖子,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美国对穆斯林的政治歧视和压迫与其建国史同步,这个故事的根子还在美洲罪恶的奴隶贸易。历史上,非洲不少区域曾为阿拉伯帝国所征服,因此伊斯兰信仰在非洲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这样,贩卖到美洲的非洲黑奴中就有很多穆斯林,据推测,18世纪被当作奴隶运进这个国家的穆斯林,跟当时很多其他宗教教徒的数量差不多。奥巴马指出的就是美国白人精英们一直刻意隐瞒的这段历史。

  贩卖穆斯林恐惧依然是当下美国政治精英的拿手好戏

  因宗教而为奴:美国对穆斯林的歧视刻在其建国的基因里

  由此可见,在歧视美国穆斯林的行动中,特朗普并不是在孤军作战,而是无论在民间还是政客中间,他都有庞大的同盟军,他们在污名化美国穆斯林的丑陋行径中彼此互为奥援,推波助澜。美国穆斯林虽然心向美国,可是这很难抵御美国政客贩卖穆斯林恐惧的政治操作所产生的影响,结果是,他们在美国不得不处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的不利境况中。

  敌视穆斯林是美国长期的政治传统

  现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当代的现实中,美国敌视伊斯兰信仰,进而歧视美国穆斯林群体,是其根深蒂固的政治传统,五步胸部按摩给健康性感加分_39健康网_女性,这种丑陋的精神传承真正称得上是令人发指。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界和媒体,竟然放肆炒作我国存在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这明显是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的行为。对美国施展的这种鄙陋伎俩,我们应该时刻警惕,必要时要予以坚决反击,向国内公众和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揭露这种美式虚伪。

  2021年3月底以来,美国挑头引领西方国家的政府和新闻媒体针对我国炒作“新疆棉花问题”,罔顾事实地指责其中存在所谓的“强迫劳动”,侵犯人权,乃至污蔑称我国存在对伊斯兰教的“宗教歧视”。美国和其西方盟友借此别有用心地抹黑中国,意图在挑唆中国和穆斯林国家的友好关系的同时,把美国和西方包装成穆斯林保护者的角色。对美国的这一虚伪表演,伊朗驻华大使克沙瓦尔兹扎德在4月14日就美西方炮制的所谓的“新疆棉花事件”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2001年以来,美国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在全球约80个国家发动战争和军事行为,夺走了80多万人的生命,其中包括33万平民,并导致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国数千万人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所以,倘若美国真的关心穆斯林们的权利,就应该向这些伊斯兰国家深刻地道歉,并停止通过轰炸这些国家的领土来杀害穆斯林”。美国作为现代世界穆斯林国家的最大施害者的事实就此被揭穿。不过令人好奇的是,美国对穆斯林国家充满恶意,那对其国内穆斯林公民的保护是不是很在意呢?我们若进行深入考察,则依然可以发现一个令人不齿的事实,“敌视穆斯林”居然是美国自建国以来长期的政治传统。

  这个故事若止步于此,则美国奴役穆斯林仅仅是种族歧视的附带后果。然而,正如1682年弗吉尼亚州的一项法令所宣称的:“黑人、摩尔人、黑白混血等,以及在不信仰上帝者、偶像崇拜者、无信仰者、伊斯兰教的家系或国度中出生的人,无论现在或是将来,都能被当作奴隶来购买、转卖或通过其他方式获得”。该法令非常明确地指明了奴役伊斯兰信仰者的“正当性”,有种“拼爹基因”叫贾静雯,3个女儿同妈不同爸,如今颜值差距大。美国记者、小说家彼得?芒索也指出,“最初的奴隶法其实更强调被迫从事劳动者的信仰,而非肤色”。一言之,对穆斯林信仰的歧视,就和在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思想一样,从一开始就深刻地烙印在了美国建国的基因中。

  据《卫报》报道,2019年3月21日,美国一个名为帕特里克?卡里尼奥的55岁男子致电美国穆斯林女议员伊尔汗?奥马尔的办公室。卡里尼奥言辞激烈地对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你是不是为穆斯林兄弟会工作?你为什么为她工作?她是个恐怖分子,我会朝她的头上开一枪。”如此赤裸地敢于对一个拥有议员身份的穆斯林提出死亡威胁,美国社会为何这么敌视穆斯林?据2017年的一项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美国穆斯林人口已经高达345万,约占美国总人口规模的1.1%,他们中的绝大多数(92%)依然相信“美国梦”,香港马会官方挂牌全篇。按说,对美国有这么高认可度的美国穆斯林群体不应该招致奥马尔式的困境,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2019年的一项皮尤调查显示,82%美国成年人承认美境内的穆斯林受到歧视性影响,其中56%的人认为美国穆斯林遭受到严重歧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