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形式 >

薪資豐厚吸引人 不少年輕人熱衷編程變身“碼農”

  最近,一份關於“新生代農民工”的監測報告引發熱議,報告顯示,北京新生代農民工佔比達50.1% 。隨著資訊社會的高速發展,新生代農民工的學歷水準、自我學習意識都在不斷提升,職業選擇也更加多元,其中,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愈加受青睞。

  近日,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在北京全市範圍開展了農民工市民化進程動態監測調查,並公佈了《2020年北京市外來新生代農民工監測報告》。數據顯示,新生代農民工(出生於20世紀80年代以後,年齡在16周歲及以上,在異地以非農就業為主的農業戶籍人口)佔比達到50.1%,已經成為農民工群體的主力軍。

  報告一齣,便引發網民熱議,其中提到了一個顯著的變化,除了人們熟知的居民服務、製造建築業、批發零售業等傳統行業外,從事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的新生代農民工比例為7.9%,比上年提高3.7個百分點,在所有行業中增幅最大。日前,記者採訪發現,在資訊社會高速發展的當下,新生代農民工的職業選擇也有了更加多元的維度。

  “方向不對,努力白費。”這是26歲的張帥對於年輕人選擇職業的看法。在山西某本科學校學習軟體工程的他,臨畢業時決定到北京找工作,如今已經在某中型資訊公司從事網頁搭建工作2年,成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碼農”。

  出生在山西農村的張帥從小跟著父母在老家種地,他表示,在自己小時候的意識裏,曾覺得種地比當老師還要掙錢。然而,隨著自己不斷成長,接受更多的學校教育,他的觀念也發生了變化。大學畢業後,張帥認為大城市有更多的工作機會,父母也都支援自己的選擇,“很自然就來到北京工作了。”張帥告訴記者,選擇成為一名程式員,最重要的是“這份職業的較高薪資非常吸引人”,每月超過一萬元的收入能夠讓自己實現個人目前的“財務自由”。目前還單身的張帥除了每個月有2000多元房租的固定開銷,剩餘可支配的收入完全可以滿足自己在服飾、美食等方面的消費。

  和張帥同屬一家公司的陳曉今年剛滿30歲,已經是一名奶爸,每天除了工作之外,還要照顧妻子和孩子。除去基本的生活開銷,每月剩餘的工資還要打給遠在陜西農村的父母。而程式員相對豐厚的薪水能夠讓陳曉足以應對一家老小的開支,經過3年的努力,他剛晉陞為組內負責人,收入也有了明顯增加。

  “人嘛,就要不斷往前闖。”陳曉之前曾在廣州創業做化粧品生意,但因沒有成熟的網際網路推銷模式最終失敗,輾轉多地後最終來到北京工作。在他看來,身為農民的父母一輩子追求穩定,而自己則想趁著年輕多實現人生價值。“只要努力,人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陳曉説。

  高薪資的背後,則需要長時間、高強度的付出。陳曉每天的工作時間為早8晚7,週末偶爾的休息時間還要用來陪伴孩子。為了盡可能節省房租,他把房子租在了五環以外,每天上班就要花費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通勤。

  即便如此辛勞,樂於學習的陳曉也會在通勤的時間中拿起手機看看技術類的短視頻,學習一些前沿的編程代碼知識。剛入職時,他還參加過考研培訓班,嘗試提升自己的學歷。陳曉深知:“如果不能持續學習,很快就會被淘汰,因此要不斷提升自己。”

  和陳曉一樣有強烈學習意願的新生代農民工不佔少數。據7月20日發佈的《2021新生代農民工職業技能調研報告》顯示,69.1%的95後新生代農民工渴望獲得職業技能培訓機會,其中75.04%的人想從事服務行業,尤其是和網際網路相關、數字化程度高的服務業。此外,95後農民工受教育程度高於一二代農民工,並且多數在城市出生或長大,而有9.47%的群體有著強烈的數字化技能需求。

  對於不少新生代農民工而言,自我提升和賺錢同等重要。如今從事數據庫管理與維護的李倩就向記者表示:“技術更新太快了,必須要不斷學習才行。”剛入職時,李倩工作狀態比較輕鬆悠閒,每天下班後會看看網劇、綜藝等放鬆心情。然而,隨著工作不斷深入,她發現自己的工作內容隨著技術更新而變得越來越複雜艱深,如果不及時充電,很快就跟不上節奏了。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育與開放經濟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陳建偉表示,對於新生代農民工來説,尤其是95後農民工,如果職業技能沒有隨著産業升級、數字化升級而升級,工作年限越長,收入和上升機會並不會因此變得更多,甚至會更少,因為現在許多數字化資訊化工作技術更新太快,不及時學習新技能很快就會被淘汰。

  報告顯示,除了從事資訊技術服務的新生代農民工佔比增幅最大外,新生代農民工的學歷水準也在發生變化,大學本科以上學歷佔比為21.2%,比上年提高7.9個百分點,其中,大學本科學歷的佔比為20.0%,研究生學歷的佔比為1.2%。

  27歲的劉洋就是這1.2%中的一份子,目前在北京就讀研究生的他希望未來能夠回到河南老家從事教師工作。劉洋告訴記者:“現在最要緊的是磨煉自己,具備足夠的能力,這樣在日後的求職中才會有更多選擇。”他還表示,身邊像自己一樣的農民工子弟也在不斷增多。

  除了學習技術之外,陳曉也對未來有自己的規劃:“網際網路行業具有不穩定性,將來考慮回到家鄉開辦養殖場,現代化的科技農業也有不錯的發展前景。”

  李倩已經在北京打拼了5年,對於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和狀態都還比較適應。“我受過高等教育,在思維方式上和父母不同,我更渴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把握自己的生活。”李倩表示,現在家鄉省會城市鄭州發展得也很不錯,她打算過段時間看看,有沒有機會回到家鄉工作。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育與開放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蘇麗鋒表示,如今,隨著越來越多數字化新職業被人社部納入國家職業分類目錄,從業者可通過職稱考試來獲得落戶城市的積分甚至獎勵,從而能更好的在城市紮下根來。另一方面,為農民工提供完善的職業技能培訓,尤其是數字化職業技能培訓,也是相關部門完善的重點,這一舉措將有利於激發更多的人力資源,促進社會發展。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